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  

莫让公务员职务职级兼任成为改革的 “阿喀琉斯之踵”_

发布日期:2020-06-15 02:3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去年,中办和中组部先后下发了《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》《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实施方案》等文件。可以说,中央推进的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改革,对公务员管理体制与晋升通道优化是一次重大且有深远意义的探索,对提升公务员队伍的凝聚力、战斗力和自豪感起到了十分积极的作用。通过一年时间的实操,笔者发现,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过程中,焦点渐渐集中在职务职级兼任的问题上,如果处理不好,很可能成为改革的“阿喀琉斯之踵”,影响改革的效果,甚至降低组织在干部群众中的威信和形象。

按照相关规定,根据工作需要和领导职务与职级的对应关系,公务员担任的领导职务和职级可以互相转任、兼任。由于没有明确兼任的具体条件,因此在实际工作中,上级组织人事部门通常会将此权限下放给各单位,由各单位党委(党组)自行研究兼任方案。各单位在实际操作中,主要有三个方向:一是“双通道”不允许兼任,这样会损失一部分实职领导干部的利益;二是“单通道”允许兼任,这样会损失一部分符合晋升职级条件群众的利益;三是“三通道”有条件兼任,目前看此种情况操作模式不一而足,效果尚需论证。

产生上述问题的主要原因,笔者认为主要有以下几点:一是公务员考核评价难。职务职级兼任的核心在于择优,就是要让干事的领导干部突破待遇瓶颈,从而体现出公平。但是我国自古以来,就有“文无第一、武无第二”的说法,对文官的考核评价历来都是个难题。比如唐高宗时,太常伯卢承庆曾负责考核。当时有一官员负责督运公粮,由于遭到了大风,船翻而损失了公粮。卢承庆即给这一宫员定考语为:监运损粮考中下。这一官员听了考语后神色自若,没有说什么就退下了。于是卢承庆又觉得这个官员有肚量,认为他态度好,而把考语改为:非力所及考中中。又看见他既没有惊喜的表情,也没有说一些觉得自己很惭愧一类的话,于是卢承庆又将考语改为:宠辱不惊考中上。可见考核评价自古不易。在目前的公务员考核评价中,仍然也存在类似难题,群众划票“老好人”占便宜;看资历又容易“论资排辈”;组织谈话大家都是“成绩等身”,这就让僧多粥少的职级兼任成为了烫手山芋。

二是改革存在利益焦点。原来的非领导职务和领导职务泾渭分明,极特殊情况存在高级别非领导职务兼任下级领导职务的情况,如正处级调研员因工作需要兼任副处长。而改革后,兼任属于法定情形,相当于下级领导职务占用上一层级职级职数,比如副处长兼任二级调研员,这样就可能导致职级公务员的晋升困难。由于领导干部和职级公务员对于有数量限制职级职数存在竞争关系,也就导致工作中大概率出现困难局面。

三是难以做到相对公平。职务职级兼任后,因为选拔任用的不确定性,往往无法准确预期职级空出的时间,以退休时间计算,职级占用时间又相对过长,较容易出现有的干部尽享政策红利,有的干部长叹生不逢时的情况。较为相同的工作经历和成绩,很有可能因为年龄差距,导致职级待遇出现不同,难以做到相对公平。比如,前任处长兼任一级调研员,三年后后任处长也符合条件,却因为前任处长没有退休,一级调研员没有职数无法兼任。

鉴于上述情况,笔者呼吁上级组织人事部门应当引起足够重视。组织人事政策向来都有严谨准确的传统,程序或资格上自由裁量的情况较少出现。怎样将好的政策用好用足,尽量达到效果,使干部群众尽量满意,既是我们的出发点,也是我们的落脚点。针对问题,笔者有以下愚见:一是细化干部兼任条件。明确什么条件的干部可以兼任职级,可以考虑在干部任职年限、年终考核等次、获得上级重要奖励、差额民主测评结果等方面进行具体细化,让真正优秀的干部得到实惠。

二是设置好兼任比例。可以考虑“窗口期”的概念,比如明确在符合条件人员小于对应空余职级2倍数量的情况下开放“兼任窗口”,同时兼任人数不得高于对应空余职级数量的30%,既为优秀找“出路”,也给群众留“活路”。三是明确公务员领导干部自愿有条件退出现职或退休的法定条款。目前,公务员职务任免以《公务员法》为依据,不因法定事由不能罢免。实践中,出现过有的领导干部以自愿退出现职或提前退休为由申请晋升,组织考察晋升后反悔书面申请,坚决不退的情况,给组织造成巨大被动。所以建议组织人事主管部门,研究完善干部能上能下的情形,明确党委(党组)可以依干部本人申请径行免去有关职务职级,这样在兼任职级后,部分领导干部就可以因法定条件退出现职,或能有效保障其他干部的合法权益。

(作者为沈阳市人民政府办公室人事处处长)



上一篇:陕西:创新粮食生产经营模式 实现丰产丰收_国内频道_ 下一篇:警惕!乳腺疾病的三大症状_39健康网_女性